美海军侦察船频繁在南海活动,或在为美航母后续闯南海开路

美海军侦察船频繁在南海活动,或在为美航母后续闯南海开路

南海态势感知平台推特账号27日发布题为“2021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不完全报告”的年度报告,称2021年度美军先后向南海部署4个航母打击群、2个两栖戒备群、11艘攻击型核潜艇、8艘侦察船、轰炸机22架次,共进行了1200次空中侦察行动、95次演习、12次舰艇穿航台海。虽然,美军上述部分活动的频率已经达到2020年时的两倍,但美军作战舰艇与战机的在南海的高强度活动是可以想到的。而这个报告中的一张图片则提供了更多的信息量:美军的海洋侦察船的活动频率与强度之大令人吃惊,它们的高频活动时段似乎和美国航母编队的部署有着一定的关联。

按照南海战略态势感知的说法,美军大型侦察船对中国的海上侦察活动分为两类:一是以海洋监视船为代表,主要负责侦察水下目标、支持反潜作战;二是以海洋测量船为代表,主要进行海底地形地貌探测以及海洋气象水文调查。

上面的图片为2021年美军五艘海洋监视船活动轨迹图,从图中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航行轨迹。其中五种颜色分别代表美军拥有的5艘海洋监视船“胜利”号(T-AGOS 19)、“能干”号(T-AGOS 20)、“有效”号(T-AGOS 21)、“忠诚”号(T-AGOS 22)和“无瑕”号(T-AGOS 23)。

美国“有效”号海洋监视船(T-AGOS 21)

2021年,这5艘舰艇都先后前往南海开展高强度作业,活动时长累计达372舰日,也就是说平均每天都至少有一艘海洋监视船在南海活动,几乎没有“空窗期”。

除了海洋监视船,美军三艘海洋测量船“鲍迪奇”号(T-AGS 62)、“汉森”号(T-AGS 63)、“玛丽·希尔斯”号(T-AGS 65)也频繁前往南海相关海域作业。其中“玛丽·希尔斯”号的表现尤其“突出”。

2021年美海军“玛丽·希尔斯”号海洋测量船活动轨迹图

而美国海军这些非作战舰艇的活动频次与强度似乎与美航母编队进入南海存在一定关联。

例如,2021年8月20日-9月6日以及9月29日-10月6日,美海军“玛丽·希尔斯”号海洋测量船两次前往海南以南、西沙以西这一海域高强度作业;10月25-26日,“玛丽·希尔斯”号海洋测量船还罕见地前往东沙群岛东南海域作业。10月11日-14日,美海军“玛丽·希尔斯”号海洋测量船在民都洛海峡作业。

11月4日,美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就进入南海活动。

而这并非唯一例证。

根据公开资料,美国海军航母打击群与两栖戒备群等大型舰艇编队2021年共进入南海12次。除了上述11月4日“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进入南海活动之外,在其他几次美国大型作战舰艇进南海之前,也有着美国海军大型侦察船在相关海域活动、作业的情况。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发布的信息称,今年3月17日以来,美海军三艘侦察船在南海及周边地区活动频频:“鲍迪奇”号海洋测量船、“有效”号海洋监视船及“忠诚”号海洋监视船分别在海南岛以南、黄岩岛以北及台湾岛以东海域进行高强度作业。

而3月22日-24日,美海军“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就自菲律宾海进入南海活动。

从上述两张图中美国航母以及美国侦察船的行动轨迹来看,不排除美国海军侦察船的行动是在为美航母的后续行动“清场子”。

报告认为,西沙群岛、中沙群岛附近海域是美军开展海上侦察行动的重点区域。有分析认为,该水域非常适合水下作战和反潜作战,美军持续派出海洋监视船赴该海域开展作业活动,主要是为未来在该海域开展相关水下作战行动作准备。

老刘发现,美军舰机在相关海域不断实现协同配合。比如派出P-8A反潜巡逻机与其互动。美军侦察船之间也在实现配合。2021年2月15日至3月28日,“无瑕”号与“忠诚”号分列巴士海峡东西两端,对这一进出南海的重要航道形成夹击之势。此外,美军还将海洋测量船与海洋监视船同时部署在南海相关海域,形成功能互补,这样就显得针对性非常强。

同时,美军侦察机、测量船和水下力量等已在海南岛、西沙群岛和巴士海峡间的三角区域形成了常态化存在。

海南岛、西沙群岛和巴士海峡间的三角区域(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制图)

这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有观点认为,这个三角区域已经成为美军反潜兵力活动最剧烈的地区,美军常态化在此保持1到2艘侦察测量船,几乎每天都有反潜巡逻机来这边晃悠,还会部署大量水下无人潜航器。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的报告还认为,相较往年,2021年呈现一个新特点,之前美军鲜有涉足的西沙以西和东沙东南的这片“腹地”也密集出现美军监视船的身影,可见作业范围进一步深入。